当前位置:巴中文艺网 >> 红楼梦 >> 评论 >> 正文

管窥《红楼梦》第四十一回中的茶文化

2014年10月21日作者:彭从凯 来源:巴中文艺网 浏览:13628次

  曹雪芹的《红楼梦》是中国古典小说写茶的典范之作,就以茶而言,历代文学作品无出其右。据统计,全书出现“茶”字489处、“茗”字160处。其中,“茗”字属人名的共有152处;全书带“茶”字或“茗”字的茶事器具有20类72处;全书提到的茶品名目繁多,诸如:“六安茶”、“龙井茶”、“老君眉”、“普洱茶”、“枫露茶”、“暹罗茶”、“凤髓茶”等。吃茶场面涉及细饮慢品、家常吃茶、礼貌应酬、宴饮招待、风月调笑、官场形式等多种。并细致描述了以茶行祭祀、以茶论婚嫁、以茶馈友朋、吃“年茶”等饮茶风俗。毫不夸张地说,曹雪芹在书中几乎写尽了茶类、茶品、茶具、茶事、茶人、茶理、茶道、茶仪等茶饮的方方面面,真可谓“一部《红楼梦》,满纸茶叶香”。尤其是第四十一回中“栊翠庵茶品梅花雪”,连标点在内共计1242字,茶香溢于字里行间,历来为人们所津津乐道。笔者也试以浅薄之学蠡测于海,说说自己管窥之见,还望大方之家批评教正。

  一、释茶:注重养生,雅意清淡

  在“栊翠庵茶品梅花雪”中,曹雪芹明确记述的茶类茶品有两种,即六安茶(绿茶)和老君眉(红茶)。

  1.六安茶。又叫六安瓜片,产于今安徽省的六安、金寨、霍山三县之毗邻山区和低山后陵,古同属六安州,是我国的十大名茶之一。自唐至今六安都是我国的重要产茶地,陆羽在《茶经·八之出》中记载了唐代的八个产茶区,共43个州(郡),六安属寿州,系淮南茶区。陈宗懋主编的《中国茶经》关于历代名茶的记载,其中六安所产之茶在唐代有六安茶(又名小岘春),宋代有龙芽,明代有小四岘春、六安芽茶、清代有六安瓜片。六安茶在明代即为贡茶,岁贡 “芽茶三百斤”(明末清初·谈迁著《枣林杂俎·茶》)。清依明例亦为贡茶。

  2.老君眉。要了解老君眉,首先要弄清楚两个问题,一是产地,二是品类,这也是红学研究中一直争论不休的问题。

  第一,关于产地问题。由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校注的1982年版《红楼梦》中认为老君眉产自湖南洞庭湖之君山。笔者认为,老君眉产于今福建光泽县乌君山,非湖南洞庭湖之君山。主要史料依据有四:

  ①清光绪十二年(1886)郭柏苍撰著的《闽产录异》“卷一·货属·茶”中记载:“老君眉(光泽乌君山前亦产老君眉),叶长味郁,然多伪。”(陈祖规、朱自振编《中国茶叶历史资料选辑》)

  ②清道光二十年(1840)盛朝辅、高澍然编纂的《光泽县志》“物产”条目下记载:“茶以老君眉名。乌君山前山后皆有。”(朱自振编《中国茶叶历史资料续辑》)

  ③民国二十九年(1940)刘超然、郑丰稔纂编的《崇安县新志》中,把老君眉列入《武夷历代名丛奇种名称一览表》。(陈祖规、朱自振编《中国茶叶历史资料选辑》)

  ④徐海荣主编的《中国茶事大典》中记载:“老君眉,清代名茶,产于福建光泽……”

  以上四则史料都说明老君眉产自以福建武夷山区为中心的崇安县(今武夷山市)、光泽县等地。

  第二,关于茶叶品类问题。对老君眉的品类有三种说法:一是,茶文化专家舒玉杰先生认为老君眉产于清初,属乌龙茶类。二是,茶文化专家徐晓村先生认为老君眉属红茶类。三是,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校注的1982年版《红楼梦》认为是产自湖南洞庭湖君山的银针茶,即君山银针,属黄茶类。笔者认为老君眉属红茶类,理由有二:

  其一,从产地上看老君眉应属红茶类。据可查的史料记载,红茶于清初肇始于福建崇安县,也就是现在的武夷山市。

  ①据《崇安县志》记载:“红茶始自福建崇安县(今武夷山市)”(转引自吕维新著《中国古代茶叶商品经济史略》)。

  ②柯秋先在《中国茶文化》中记载:“红茶起源于福建武夷山,是由绿茶、白茶的制法演变而来。约在1610年前后……”

  ③武夷山市位于福建省北部南平地区,东连浦城县,南接建阳市,西临光泽县,北与江西省铅山县毗邻。据《铅山县志》记载:河口‘乾隆时期,业茶工人二、三万之众’……小种红茶也始自崇安县。它的兴起,要晚于红茶……”

  ④现代茶圣、茶学家吴老觉农先生通过考证也认为,红茶始自崇安,发展到河口,再发展到景德镇,然后发展到祁门。

  以上四则史料从产地上说明了红茶肇始于以武夷山区为中心的崇安县(今武夷山市)等地。

  其二,从品饮方式上推测老君眉属红茶类。我国人民发现和利用茶大约有五千多年的历史,在其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饮用方法也是随着历史的发展而变化的。从历史文献的记载看,自西汉到明代,主流的饮用方式顺次有煮饮、煎饮、点茶、冲泡四种,而从明代开始的泡茶法一直沿用至今。在栊翠庵品茶中,贾母将吃了半盏的老君眉递与刘姥姥:“你尝尝这个茶”,刘姥姥便一口吃尽,笑道:“好是好,就是淡些,再熬浓些更好了”。刘姥姥所说的“熬”,就是煎饮之法。清代用来煎饮的茶类一般只限于红茶和黑茶,绿茶、黄茶、白茶和乌龙茶在当时已是不再煎饮的。而红茶兴于清初,象贾府这样的鼎食之家,煎饮红茶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也是一种时尚,由此推测老君眉当是红茶类了,从妙玉为贾母“忙去烹了茶来”这一点也可以得到印证。

  妙玉等人吃的“梯己茶”又是什么品类呢?从“妙玉自向风炉上扇滚了水,另泡一壶茶”的记述来看,其饮品方式谓之瀹饮,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冲泡法。笔者推测其所泡之茶应是绿茶,或许是黛玉喜饮的龙井茶、或许是妙玉钟爱的六安茶,但决不是宝玉常喝的女儿红。朱熹曾对六安茶有过品鉴,他认为六安茶清丽高洁,有“隐士”品格。妙玉远离家乡,黄卷青灯,孤身修行,就是一位逃避尘世的“隐士”。妙玉、黛玉、宝玉三位一体,志趣相投,都向往清净世界,远离尘埃,这是作者借助六安茶,寄意于笔下人物内心深处对世俗的批判、抗争,也是作者对现实的无奈选择,所以妙玉所泡之茶最大的可能就是六安茶了。

  贾母“不吃六安茶”,而喜欢老君眉,上面已经谈到六安茶含隐士之意,贾母自然不希望孙子们去做隐士,所以是不喝的。除此之处,笔者推测还有三个方面的原因:一是个人口味的原因和日常生活习惯。贾府在北方,而北方居民多喜饮花茶类和发酵茶类。二是饮绿茶容易停食,而贾母等又“才都吃了酒肉”,老君眉更利于消食,再加上贾母年事已高,脾胃虚弱,饮滋味醇和的茶较为适合。三是老君眉又称寿眉寓老君长寿之意,正符合贾母德高望重的老祖宗身份。若从小说的角度看,曹雪芹的本义其实是想借此刻画妙玉的性格。从妙玉备茶老君眉的行为中,曹雪芹把妙玉的深懂茶道、人道(不得不讨好贾母之道)的一个槛外人的性格,刻划得细致入微,一个聪明乖巧,人见人爱的少女形象就呈现在了读者的面前。但,这与她对待刘姥姥的态度也形成了十分鲜明的对比,从而揭示了她外示清高而内实势利的虚伪性格,与判词中的“欲洁何曾洁”相照应。所以,“不吃六安茶”在这里可能有多重含义,而最合理的应该是后一种。

  二、论器:崇尚古道,以古为美

  明黄龙德在《茶说》中说:“器具精洁,茶愈为之生色。用以金银,虽云美丽,然贫贱之士未必能具也。若今时姑苏之锡注,时大彬之砂壶,汴梁之汤铫,湘妃竹之茶灶,宜成窑之茶盏,高人词客,贤士大夫,莫不为之珍重,即唐宋以来,茶具之精,未必有如斯之雅致。”说明明人重雅致而不重豪奢,而清承明风,其茶具造型优美,色泽艳丽,书画传神,意境深长,高度艺术化的倾向,既增强了人们品茶的趣味性和审美感,又是对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发展。

  在“栊翠庵茶品梅花雪”中,仅1242字,却记述了10种茶事器具。其中,有烧水的风炉1只、风扇1把,奉茶的茶盘1只,贮藏雪水的花瓮1只,斟茶之具壶1把,饮茶器具则有带盖的茶盅1只,盖碗若干只,分瓜瓟斝1只,点犀盉1只,绿玉斗1只,竹根大海1只。这些茶具皆有出处、有故事、名贵、雅致,不同的饮茶之具,凸现了饮茶者不同的身份、地位和性格特征,曹雪芹在这里诠释了“茶道即人道”的含义。

  ①奉茶之盘:海棠花式——雕漆——填金——云龙献寿——小茶盘。海棠花式指该茶盘的形状,截面似秋海棠花状,这种形状是古代器皿很通用的形状,宋代就有钧窑玫瑰紫海棠式花盆。雕漆填金,即先在漆器表面用刀刻划出阴文,然后在花纹的沟槽内填漆,最后将金箔粘着上去,成为金色的纹样,这一工艺又称“戗金”。云龙献寿指小茶盘的花纹,为云纹和龙纹衬托着寿字,呈群星拱月状。

  ②贾母品茶之器:成窑——五彩——小盖钟(戚序本为“成窑五彩泥金小盖钟”)。指明代成化年间(1465~1487)官窑所出的瓷器,以五彩者为上,也称成窑斗彩。其法是先用青花在白色瓷胎上勾勒出所绘图案的轮廓线,罩釉高温烧成后,再在釉上按图案的不同部位,根据所需填入不同的彩色,一般是3至5种,最后入彩炉低温烧成。泥金则是一种在器物表面敷金的工艺。

  ③众人饮茶之器:官窑——脱胎——填白——盖碗。这是一种名贵的青瓷盖碗,始于北宋大观、政和年间(1107~1118)。脱胎:凸印团花,刷以深浅不以的豆青色玛瑙釉,光润明亮,视之若无胎骨,称“脱胎”,始于宋代汝州青瓷窑。填白:填月白色釉,以凸显花纹或增加光泽。戚序本为“瓜皮青描金官窑新磁盖碗”。瓜皮青茶碗属清雍正时期创烧的一种绿色低温釉彩官窑产品,时人难得一求的。曹雪芹所生活的时代也正是这一产品风行之时。描金是瓷器上所采用的一种施金法,指用金粉加微量铅粉再加胶状物质混合,用毛笔在器表绘画。

  ④烧水之器:风炉、风扇。风炉为唐陆羽发明,并流传至今。形如古鼎,三足两耳,炉内有床放置炭火,炉身下腹有窗孔,用于通气。风炉上有三个支架,用来承接煮水。炉底有一洞口,用以通风出灰,其下有一只灰承,用来接炭灰。风扇,是用来扇旺风炉中炭火的,据晚清震均所著《天咫偶闻•茶说》中记载:“风扇,以蒲葵为佳或羽扇,取其多风”。

  ⑤宝钗品茶之器:分瓜瓟斝——晋王恺珍玩——宋元丰五年四月眉山苏轼见于秘府。分瓜、瓟均为葫芦类。斝是古代的饮器,宝钗所用之分瓜瓟斝,是将斝形模子套在小分瓜、瓟上,使之按模子的形状成长,成型后去子风干做成的葫芦茶具。清沈初在《西清笔记》中记载:“葫芦器,康熙间始为之。瓶、盘、杯、碗之属,无所不有;阳文、花鸟、山水、题字,俱极清朗,不假人力。其法于葫生后,造器模包其外,渐长渐满,遂成器形,然数千百中仅成一二,完好者最难得。”晋王恺珍玩:王恺,晋代著名的富豪,喜欢收集珍奇宝物,与“眉山苏轼见于秘府”等,意在写其珍贵,皆小说之言无其实也。

  ⑥黛玉品茶之器:点犀盉(戚序本为“杏犀盉”)。犀牛角做成的饮器。唐刘恂在《岭表录异》中说:“堕罗犀,犀中最大,其角有重七斤者……斑散而浅者即治为杯盆器皿之类。”一般犀角制成的器皿,不论白天或灯光下,都呈不透明的灰褐色,只有上好的犀角制成的器皿,对着光看,呈半透明的杏黄色,但极罕见。笔者以为此茶具取意唐诗人李商隐《无题》中“心有灵犀一点通”,极言其珍贵,暗喻黛玉的聪慧玲珑,才思敏捷,与判词中“堪怜咏絮才”相吻合。

  ⑦妙玉常日自饮之器:绿玉斗。绿玉斗为造型上大下小的方形,单侧或双侧有把手的玉饮器。“绿玉”是器名,而不是玉名,是用产自昆仑山的一种透明白玉做成的。当水倒入其中后,因为茶和水温的原因会变成为绿色,故名。也许有人说,妙玉哪来那么多名贵的茶具?其实,妙玉出身于苏州一个“读书仕宦之家”,因自小多病才出家当了尼姑。如此,就不难理解了。

  说妙玉“洁”,有两层意思,一是洁身自好,因她嫌世俗社会纷纷扰扰不清净才遁入空门。二是洁癖,刘姥姥在她那里喝过一次茶,她竟要把刘姥姥用过的一只名贵的成窑杯子扔掉。她想一尘不染,但那个社会不会给她准备那样的条件,命运将把她安排到最不洁净的地方去。何以见得,史湘莲曾当着宝玉的面说:“你们东府里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

  妙玉如此洁癖,居然把自己平时吃茶的绿斗却给宝玉倒茶吃,隐约表现出妙玉对宝玉的情愫,其亲近之意是很明显的。妙玉把宝钗和黛玉的衣襟一拉,宝玉也悄悄跟随其后,去喝“梯己茶”。从表面看宝玉好像是沾了钗黛的光,还对妙玉明言“我也不领你的情”,其实妙玉的“梯己茶”更是想给宝玉这一“蠢物”喝的,这从戚序本的回目“贾宝玉品茶栊翠庵”中也可见作者之意。这从对“成窑五彩小盖钟”的处理可略见一斑。“成窑”五彩小茶盅何其珍贵,妙玉把这样珍贵的瓷器随意丢弃,反映出她清高背后的物质基础。不过,成窑那么珍贵,刘姥姥用过后,妙玉便觉得脏得不能留。而自己日常用的“绿玉斗”,她却肯给宝玉这样一个“蠢物”用。可见,妙玉的清浊标准不在杯上,而在心里。作为带发修行的妙玉为何有那么一缕尘俗之念呢?最合理的解释就是妙玉的判词: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可怜金玉质,终陷泥淖中。

  宝玉在处理这件事情上也是极有分寸,先是拒绝用绿玉斗,说是个“俗器”,妙玉只好另拿了一只茶具给他用。且不说妙玉心里会怎么想,就说宝玉,明守着黛玉,就是想用这绿玉斗也不敢用,宝玉却很会说话:“常言‘世法平等’,他两个就用那样古玩奇珍,我就是个俗器了”,并说“到了你这里,自然把那金玉珠宝一概贬为俗器了”。妙玉听如此说,十分欢喜,也就顺顺当当下了台阶。从这个小细节,可以看出宝玉对黛玉体贴之深,唯恐黛玉不高兴,也就顾不得妙玉了。

  ⑧宝玉品茶之器:九曲十环一百二十节蟠虬——整雕——竹根大海(戚序本为“九曲十八环一百二十节蟠虬整雕湘妃竹根大海”)。虬,王逸注《离骚》:“有角曰龙,无角曰虬”。据宋代乐史的《太平寰宇记》“山南西道七·巴州”中引段氏《蜀记》记载:“巴州以竹根为酒注子器,为时珍贵也。”妙玉所藏之竹根大海茶具是否古巴州所产还有待考证。在这里妙玉寻出的竹根大海,已经不是一个吃茶的杯子了,而是作者向读者展现出来的一部红楼梦。“九曲十环”形容红楼梦的错综复杂,“一百二十节”可能暗合一百二十回,这也仅仅是笔者的臆测,不足为信。

  ⑨贮水之器:鬼脸青花瓮(戚序本为“鬼脸青花磁瓮”)。鬼脸青,一种釉色深青的瓷。是宋、元时钧窑所烧制出的不可多得的上品,相当名贵,现在收藏界有句话叫“纵有家财万贯,不如钧瓷一片”,其价值可见一斑。

  ⑩未写之茶具。在“栊翠庵茶品梅花雪”中仅有5类10种饮茶之器,即奉茶之具(茶盘)、斟茶之具(壶)、饮茶之具(或碗或斗或海或斝)、烧水之具(风炉、扇)、贮水之具(花瓮)。唐陆羽在《茶经·四之器》中,共列了28种烹饮茶叶的器具和设备,按用途大体可分为8类,即生火的用具5种:风炉、灰承、筥、炭挝、火筴。煮茶用具2种:鍑、交床。烤茶、碾茶和量茶的用具6种:夹、纸囊、碾、拂末、罗合、则。盛水、滤水和取水的用具4种:水方、滤水囊、瓢、熟盂。盛盐、取盐的用具2种:鹾簋、揭。饮茶的用具2种:碗、札。盛器具和盛摆设的用具3种:畚、具列、都篮。清洁用具3种:涤方(贮洗涤过的水)、滓方(盛茶渣用)、巾(用粗布制成的擦茶具用的洗巾)。这些器具和设备,就地取材,多以铜、铁、竹、木制成,具有大众化和普及性。晚清震均在《天咫偶闻·茶说》中也详细罗列了铫、炉、盏、匙、罂、扇等茶具,并说明其取舍要求与用途。也就是说,“三玉一钗”在栊翠庵品茶所用之具,还有许多是作者没有明写的,但它们的确又是存在的。

  三、鉴水:清澈甘甜,轻浮寒冽

  水为茶之母,水对茶的重要性,可见一斑。明代许次纾在《茶疏》中说:“精茗蕴香,借水而发,无水不可与论茶也。”明代张大复在《梅花草堂笔谈》中,对鉴水做过绝妙的评论,他说:“茶性必发于水,八分之茶,遇十分之水,茶亦十分矣。八分之水,试十分之茶,茶只八分耳。”因此,品茶要选择泡茶所用的水,品茶与鉴水攸攸相关。古人对宜茶之水的标准和要求,可以概括为五个字,即:清、轻、甘、洌、活。

  清——指水要清澈而明亮。

  轻——指水的比重要轻。

  甘——指水味甘甜香,

  冽——指水要寒而洌,

  活——指水要是活水,流动之水。

  现代科学证明,水的硬度与茶汤的品质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

  首先,水的硬度影响水的PH值(酸碱度),而PH值又影响茶汤的色泽。当PH值大于5时,汤色加深,PH值达到7时,茶黄素就倾向自动氧化而损失。

  其次,水的硬度还影响茶叶有效成份的溶解度。如果水中的铁离子含量过高,茶汤就会变成黑褐色,甚至浮起一层“锈油”。饮用或泡茶,以软水为宜。用软水泡茶,汤色明亮,香气清高,滋味鲜爽。用硬水泡茶,汤色浑暗,滋味带涩,失去饮用价值。除了蒸馏水和天泉(即雨水和雪水)属于软水外,江水、河水、湖水、泉水、井水等,都属于硬水,不过大多为暂时硬水,经过煮沸则变为软水。

  对于水的贮养方法也是十分重要的。明罗廪在《茶解》中介绍说:“在瓮满贮,投伏龙肝一块,即灶中心干土也,乘热投之。贮水瓮预置于阴庭,覆以纱帛,使昼挹天光,夜承星露,则英华不散,灵气常存。假令压以木石,封以纸箬,暴于日中,则内闭其气,外耗其精,水神敝矣,水味败矣。”

  妙玉泡茶用的“旧年蠲的雨水”和“梅花上的雪”,古人称之为天泉水,足见妙玉泡茶所用之水是符合古人鉴水标准的。至于妙玉是怎样贮藏“旧年蠲的雨水”和“梅花上的雪”,虽不得而知,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作为缁流羽士的妙玉是有独特的贮藏养水之法的。

  就鉴水而言,清承明而来,深度不及而雅致过之,曹雪芹对水的见解代表着清代文人鉴水的倾向。曹雪芹特意突出妙玉烹茶是用“旧年蠲的雨水”和“梅花上的雪”,其意当然是为了让妙玉显示自己的高洁与不同俗流。同时,也借妙玉表达自己在鉴水上的主张。刘姥姥认为雨水茶淡,宝玉则赞雪水烹茶“轻浮无比”。“淡”和“轻”都是饮茶中所追求的精神境界,是一种非常微妙的感觉。这不但需要味觉上的细腻,而且也需要精神上的枯寂,否则就不能体会。曹雪芹抓住了清代茶文化中最核心的精神,没有在人们已经熟悉的泉水、井水、河水上做文章,表现了他对时代的把握能力和在茶道方面的深厚修养。

  四、择境:倾向自然,注重美感

  明清两代文人在饮茶上有一个共同的倾向,即对饮茶环境非常重视,主张环境与茶的清雅精神完全契合,要求品饮的环境清洁、幽静、雅致。明罗廪撰《茶解》中有一段妙言,他说:“山堂夜坐,汲泉烹茗,至水火相战,如听松涛,倾泻入瓯,清芬满杯,银光潋滟,此时幽趣,固难与俗人言矣”。明代徐渭撰《煎茶七类》中也描述了宜于品茶的场所:“凉台净室,曲几明窗,僧寮道院,松风竹月,晏坐行吟,清谈把卷”。茶本出于自然,品饮之时能与自然环境融和,那种清新和旷达就不言而喻了。由此可见,山堂、寺院、亭榭、楼阁、阳台、楼顶、花园、树荫、竹林、泉边、月下、画舫、游艇、书房等幽静之所,都是人们理想的品茶场所。栊翠庵是佛门净地,自然是饮茶的好地方。但院内繁花盛开,于饮茶不宜,所以妙玉要将宝钗、黛玉拉进耳房内坐下。

  五、品饮:追求幽趣,以茶示雅

  明清两代文人饮茶,不仅对品饮时的环境、茶叶的要求很高,而且对品茶的人数、茶宜、茶禁等也有很苛刻的要求。明张源在《茶录》中对品茶人数作了很好的阐释,他说:“饮茶以客少为贵,客众则喧,喧则雅趣乏矣。独啜曰神,二客曰胜,三四曰趣,五六曰泛,七八曰施。”说明饮茶以人数少为得其雅趣,而尤以二三人为最佳。煮茶也是十分重要的过程,这里写妙玉煮茶专心专注,“自向风炉上扇滚了水,另泡一壶茶。”并且亲自执壶斟茶。而明陆树声在《茶寮记》中对品饮者的修养、心理素质和人际关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他认为茶人须是“翰乡墨客,缁流羽士,逸老散人,或轩冕之徒超轶世味者”。在栊翠庵里符合这一条件的只有宝、钗、黛以及妙玉四人,这里的贾母都不在其列,更不要说刘姥姥等人了。因为刘姥姥的到来,妙玉甚至要打水洗地,还要叫提水的小厮将水放在门外。成窑的杯子虽然很贵重,但因刘姥姥用过,所以也要扔掉。妙玉的“洁”实际已经到了病态的地步,而这恰是清代文人茶文化的最为主要的特征。

  六、茶道:佳客幽坐,清舍赏鉴

  明冯可宾提出品茶者需无事、佳客、幽坐、吟诗、挥翰、徜徉、睡起、宿醒、清供、清舍、会心、赏鉴、文僮宜茶十三条和不如法、恶具、主客不韵、冠裳苛礼荤肴杂陈、忙冗、壁间案头多恶趣禁忌七条,为明清两代茶人文人所推崇,就是在物欲横流、人心浮躁的今天,仍然被茶人们奉为标准。

  在“栊翠庵茶品梅花雪”中,无论是品饮者的心理素质、修养,人际间的关系和周边的自然环境,还是茶叶、茶具、泡茶的水等本身条件,都是符合清代文人审美志趣和要求的,也是与中国茶道精神“清、敬、和、美”相吻合的。

  在这里曹雪芹是把饮茶及其习俗,作为一种文化现象来描写的。他通过写茶之品类、饮茶之具、煎茶之水、品茶之境等,展现了我国十八世纪中叶封建贵族之家的风习和茶文化的深远影响。从文学创作的角度看,《红楼梦》所写茶饮活动,都是为他塑造人物、刻划人物性格、表达人物的内心世界和对人生的认识而服务的。同时通过这些真实的描写,起到烘托故事气氛、丰富小说情节的目的。下面笔者分别从几个方面谈谈茶道在《红楼梦》中的审美价值:

  ①以饮茶表现人物的不同地位和身份。贾母不吃“六安茶”而喝“老君眉”,活现贾府老祖宗的身份。刘姥姥吃了油腻不懂喝茶之道闹肚子,又在接过贾母半盏茶后说:“好是好,就是淡些,再熬浓些更好了”,表明刘姥姥来自农村,哪里有什么饮茶的知识呢?妙玉的高谈阔论,随手能拿出那么多稀奇古怪、令人咂舌的茶具,就把这位生来“金玉质”的“槛外人”的身世明白地揭示出来了。从这些细节上突出了人物的地位和身份。

  ②以饮茶表现人物的心理活动和性格。最能表现人物性格处是妙玉因刘姥姥用了成窑茶杯,妙玉忙命道婆“将那成窑的茶杯别收了,搁在外头去罢”。靖藏本眉批写道:“妙玉僻处,此所谓‘过洁世同嫌’也。”又在“你虽吃的了,也没这些茶糟塌”下有庚辰本批语道:“茶下‘糟塌’二字,成窑杯已不屑再用。妙玉真清洁高雅,然亦怪谲孤僻甚矣,实有此等人物,但罕耳。”这一回把妙玉的清高怪僻写得淋漓尽致,突出了这一人物的性格。

  ③以茶为媒介表现了人物之间的复杂关系。品茶栊翠庵,妙玉独拉黛玉、宝钗到另屋去喝“梯己茶”,用雪水烹茶,用珍贵的茶具,最能表现出人物之间的关系来,不然就不必称“梯己茶”了。在大观园里除了宝玉,妙玉是最欣赏林黛玉的,她邀请宝钗、黛玉喝“梯己茶”,是欣赏黛玉纯洁的人性追求和仙灵的诗人气质。宝玉、黛玉、妙玉三人,不仅名字里都有一个“玉”字,更难可贵的是三人都注重精神生活和人生自由的追求,就是兴趣爱好(如琴、棋、诗、茶)也十分相近,这是曹雪芹特别赞美和颂扬的,也是那个时代的文人在困窘和困惑中所向望和追求的。

  ④从饮茶、品赏中看人物的知识和修养。古人讲品茗,把饮茶提高到一种典雅清和的意境中,展现出生活的享受、生活的情趣和生活的艺术化。所以历来文人名士把“品”字作为茶道的真功夫,甚至有了“功夫茶”之谓。唐代诗人卢仝有《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诗,常被人们称为“七碗茶歌”。《红楼梦》中的妙玉可以说是深得卢仝真传,她在论品茶时的高论为茶史专家们称道广引就是一个最好的例证:妙玉笑道:“……岂不闻‘一杯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三杯便是饮牛饮骡了。’”并且只向海内斟了约有一杯。这是妙玉同宝玉斗嘴时说的话,但说明妙玉的知识和修养并不在宝玉、宝钗、黛玉诸人之下。如果我们联系一下妙玉对琴理、棋理等方面的知识和修养,那就更可以看出这个人物的不凡来。作为水做的骨肉,妙玉的表现形式是“茶”。茶,既是文人雅士表达志趣的载体,也是传情的媒介,体现了作者“茶道即人道”、“茶性即人性”、“茶品即人品”的文人情怀和人文思想。

  《红楼梦》中描写茶文化的手法之细腻、范围之广泛,内容之丰富,作用之巨大,不是短短数千字能够说得清楚的。《红楼梦》诞生了多少年,就有数以千万计的人研究了多少年,我等后学之辈仅以蠡测之举、管窥之见,权作茶后一笑吧。

 

  2012年11月15日于巴州苦茶居

主办:巴中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版权所有:巴中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巴中市江北大道档案馆5楼  联系电话:0827-5281707  稿件投递邮箱:495009739@qq.com  蜀ICP备140074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