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巴中文艺网 >> 戏剧曲艺 >> 作品 >> 正文

巴山背二歌

2014年06月25日作者:秦渊 佘登科 来源:巴中文艺 浏览:4399次

  巴山背二歌

  编剧:秦渊  佘登科

 

  时间:现代

 

  地点:巴山深处

 

  人物:石头  男  40多岁  巴山背二哥

 

  青杠  男  40多岁  巴山背二哥 一只腿跛

 

  翠兰   女  40多岁  青杠之妻

 

  服装:石头着巴山背二哥服饰,披坎肩、别汗巾;青杠、翠兰着劳保装。

 

  道具:一张桌子、酒壶一个、背篼一个、旧二架子一个,单鞭(打杵用的工具)一根、水泥袋数根

 

  布景:底幕为连绵起伏的大山,舞台后右侧设置牛毛毡做的工棚一个,上面有“阎王扁隧道工棚”字样。

 

  [幕起:(青杠坐着整理水泥袋,翠兰的歌声,青杠听,面露惊讶,生气地)]

 

  翠兰:(唱)荞子开花杆杆红,茄子开花像灯笼……(翠兰背着东西哼着歌到门前,忽有所感,手捂嘴嘎然而止)

 

  青杠:翠兰,你唱嘛,咋个不唱了喃?你个瓜婆娘!硬是憋不住了哇,你晓得我不想听到嘛。

 

  翠兰:(倒酒)这是给你打的酒,你拿去醉……你就那么听不得唱歌嗦?前天晚上你做梦还在唱喃。

 

  青杠:(扑哧一笑)呸哟,我唱了的?我唱的啥子喃?

 

  翠兰:(唱)叫声腿杆你莫趴——

 

  青杠:(打断)说不唱你又唱了,你安心来气我啥!

 

  翠兰:好好好,不唱了,不唱了,你喝你的,喝你的……

 

  (石头全身背二哥打扮,唱着歌上)

 

  石头:耶﹏叫声腿杆你莫趴……

 

  青杠:今天撞到鬼了,石头,你拖声拉气跑到我家门口唱啥

 

  子?

  石头:嗨,青杠哥,大路朝天,各人半边,你还管我唱歌嗦。

 

  翠兰:石头,你还想当背二哥啊?莫唱了喔。

 

  石头:翠兰妹子,背二哥的瘾我还没过够,还想接到唱呢!

 

  青杠:(青杠生气地冲进屋里去)唱唱唱唱,唱死你。

 

  翠兰:唱唱唱,等你龟儿子朝死里唱!

 

  石头:嗨,现在的风潮就是想唱就唱,唱得响亮嘞!(坐下唱,挑逗地)耶!老板娘子正等着我,她敞开胸膛正在喂娃娃,要想吃她那两个热馒头,就慢步慢步往上爬——耶——

 

  (翠兰在唱的过程中几次开门欲出)

 

  翠兰:(翠兰在门口对青杠)青杠哥,这娃烟锅巴嗓子鸭母腔,太讨厌了,你看我的,(拿着一根打杵子出来像邀鸡一样)呸雀,打胡说,阳关姐过横河——你慢慢来等着——

 

  石头:(唱)红绫子绣鞋,白绫子裹脚,妹儿年小你爱哪个,妹儿年小你爱我不……

 

  翠兰:(唱)呸雀......

 

  (青杠在对唱时气愤地出来,端起桌上的碗猛喝一口)

 

  青杠:不准唱,不准唱!嗨,你们还对起情歌了喃,石头,我

 

  看你今天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又没安好心哈!

 

  石头:耶——青杠,我们还是精钩子(光屁股)朋友,你莫说牛那么大一坨祸事来吊起。

 

  翠兰:青杠——莫乱说,我们不就是唱了几句背二歌嘛。

 

  青杠:唱、唱、唱,你们那个样子也有法唱背二歌蛮?简直是糟蹋背二歌!

  石头:你唱的好,来、来……你唱噻。

 

  青杠:我……

 

  翠兰:对,青杠,你甩两腔,吓死他龟儿子。

 

  石头:吓死我?哼哼,他——这么多年天天喝酒,唱起来恐怕是夜猫子嚎春,比鸭母腔嗓子更难听。

 

  青杠:(气愤地)你……

 

  石头:青杠哥,你到底有啥子心病嘛?咋个这么恨唱背二歌?

  青杠:不是我恨唱背二歌,是我一听到那个调调心就痛……

  石头:翠兰,青杠为啥子一听到背二歌就心疼呢?

 

  翠兰:石头,你忘了,那年冬天,我们一路30多个背二哥从供销社背化肥……走到这光雾山的阎王扁……(起音乐)

  石头:这该死的阎王扁啦,那天雪下得啊比鹅毛还大,那风刮在脸上像刀在割一样,山又高路又陡,地上像桐油淋过的站不稳啊……

  翠兰:我背了一百多斤东西,两条腿直打闪闪——

 

  青杠:眼看都走不动了,为给大家提劲,翠兰你给大家唱起了背二歌,你突然脚一滑,整个身子就悬在这阎王扁的崖巴上——(伤心地)。

  翠兰:你一把抓住我的手,拼命地往回拉——我被拉上来了,可你失去了重心,一下滚下了岩——(翠兰大声地呼喊)青杠……

  石头:我们找到你的时候你都昏死在岩下头了。

 

  翠兰:我们摇你喊你,你连眼睛都没睁一下。

 

  石头:我们急得莫办法了,就唱起了背二歌,给你喊魂,(石头、翠兰唱)背二哥背二哥,你咋块忍心丢下我。

  青杠:(摇头、叹气)我们背二哥的命哪太苦了……

 

  石头:我们背起你一路唱着背二歌,边唱边哭哇……

 

  青杠:唉!

 

  翠兰:青杠哥,你救了我的命,可你的腿——(抚摸青杠的腿)就从那时起,我就一心嫁给你,想好好地照顾你一辈子!

  青杠: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我最害怕听到背二歌,一听到有人唱背二歌,就想起了这条残废的腿,心窝子就像刀子在扎一样,所以我发誓从那以后再也不唱背二歌了!。

  石头: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你就像变了个人一样!

 

  翠兰:青杠,是我对不起你呀,那天要是我不唱背二歌,你也不会像现在这个样子……(青杠摇头)

  石头:青杠哥,这也不能怪翠兰,要是那天她不唱背二歌,我们哪有劲背嘛!再说千百年来,背二哥一代又一代,哪一个不是在血盆子里抓饭吃,哪一个不在崖巴尖尖上求活路?哪个不是靠唱巴山背二歌支撑着走过来的,如果不唱,我们活起哪里还有精神嘛,背二哥有一句话叫:手断脚断歌不断,身残心残志不残!

  翠兰:对头,就是要快闭眼睛了,都要快快乐乐高高兴兴用最后一口气唱起巴山背二歌。

  石头:(给青杠倒酒)青杠,既然你发誓不唱背二歌啦,那你就喝了这碗酒,永远不要唱了,最好哑起两张皮,悄悄咪咪进棺材。

  翠兰:(青杠接碗准备喝,翠兰将碗抢回)青杠,这个酒不能喝啊!你硬是安心一辈子都不唱背二歌了?你看这些年大巴山的变化好大哟,公路通了、铁路通了,现在就连飞机场也在开始兴建了,人家都在唱起歌儿热火朝天地搞建设,哪一个像你嘛……

  石头:你天天窝到屋里头,都快生霉了,青杠,你会唱千多首背二歌,你咋个就连背二哥的精气神都没有了?

  青杠:我的腿都废了!

 

  翠兰:青杠,你的嗓子没废嘛。

 

  石头:这些年你把自己封闭起来,连翠兰都不让唱,你哪里还有我们背二哥的样子哟!

  翠兰:(含泪)青杠,这个酒要喝你就喝……(转身抹泪)

 

  青杠:(青杠倒起酒喝一口,碗一放,歌声起)(唱)一杯酒儿起,风雨两夫妻,你奔东来我奔西,永远在一起……

  二人:(二人惊喜地)他开口了!开口了!唱得太好了!

 

  翠兰:(激动地)青杠哥,你这才像是我们大巴山的背二哥。

 

  青杠:唉!唱得好有啥子用嘛,我都……

 

  石头:青杠哥,咋个莫用,我今天来就是要告诉你,我们《巴山背二歌》已经被国务院公布为啥子啥子……(从怀里掏出报纸念)——哦,“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了。

  翠兰:你说的啥子啥子产喃?

 

  石头:(指读报纸)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青杠:这是啥意思?

 

  石头:这就是我们国家的国宝,要世世代代传下去的,看嘛,报纸上还说,明天阎王扁通火车,还要举行“唱响巴山背二歌”歌咏大赛,推举代表性传承人。

  翠兰:传承人?以我说,青杠哥,你的巴山背二歌唱得最好,你就是我们心目中的传承人。

  青杠:啥?这个歌还是国宝啊?还要一代代传下去呀?

  石头:是嘛,这是大巴山人的根……

 

  翠兰:更是我们背二哥的魂……

 

  石头:想当年你是我们背二哥的歌王,你一定要去,看嘛,我把道具都给你准备好了的。

 

  青杠:石头,难怪你今天穿得人模狗样的,原来你们是……

 

  翠兰、石头、青杠:(三人笑)哈哈哈……

 

  青杠:翠兰、石头这个歌咏比赛我们三个一起去

 

  翠兰、石头:要得!

 

  翠兰:(倒酒)青杠,这才是你嘛!

 

  青杠:(豪迈的)翠兰,把酒给我端来!石头,二架子!

 

  翠兰:(端酒、激动地)来!喝了酒甩两嗓子,震惊一下大巴山!

 

  青杠:好!好!(端碗,庄严的)我们一人喝一口(翠兰、石头喝,青杠后喝,喝完将碗一甩)(唱)耶——打一杵来唱个歌,我是巴山背二哥,太阳送我上巴山,月亮陪我过巴河,敢爬天下千座山 ,敢淌地上万条河——

 

  三人齐:(加背景音乐,众唱,回音缭绕)敢爬天下千座山 ,敢淌地上万条河耶——

 

  【落幕

主办:巴中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版权所有:巴中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巴中市江北大道档案馆5楼  联系电话:0827-5281707  稿件投递邮箱:495009739@qq.com  蜀ICP备140074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