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巴中文艺网 >> 文学 >> 小说 >> 正文

涅磐

2014年09月25日作者:程诗 来源:巴中市文联 浏览:29507次

  她一边回忆,一边又叫了起来。

  喜闻赶紧为她包扎。

  佟雨嫣看着喜闻紧张的表情,顿时伤感失神。

  本想用女红来代替《女儿经》,手却不争气,整个下午,佟雨嫣恹恹地斜卧在床上,带着一脸的病容。

  门外有人敲门,佟雨嫣在屋内,听不清来人叫的什么,叫喜闻,又没人搭理,估计是去为她熬补汤去了。

  她想从床上爬起来,却很吃力,真的像是大病一场似的。

  她费了一番功夫才来到门口,把门打开一条缝。

  这个客人她可绝对想不到——范旭那小小的个头倚在门边,敦厚老实的一张脸憨憨地朝她笑着喊道:二娘。

  看他仍然背着书包的样子,应该是刚从学校回来,佟雨嫣疑惑地望着他问,大少爷,找二娘有事么?

  范旭指指屋内,意思是进去说。

  佟雨嫣迟疑了一会儿,把头伸出门口四面望望,又缩回来,把范旭让进屋内。

  她随范旭来到桌边坐下,看着他不紧不慢地打开书包,在里面找了找,半天摸出来一本装帧精美的图书,递到她面前,要她收下。

  她看到封面上印刷的笔锋有力的“唐诗宋词”四个黑体字,眼睛瞬间被灯塔点亮了光辉,盛放出灿烂绚丽的荣光。

  范旭又把书向她面前送了送,她却犹疑不定了,眼珠子转向一边,躲开范旭直射而来的稚气而坦诚的目光。

  范旭忽而记起了什么,对她说道,在半路上遇到顾先生,塞了这本书给我,嘱咐我一定送到二娘面前,而且一定要保密,不让任何人发现了,包括我亲娘。

  范旭说完把书按在佟雨嫣的手上,径自走了出去,门外传来他不知哪里学来的歌声。

  过了许久,喜闻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大补汤来找佟雨嫣,却见她蜷在铺盖里熟睡了。她面色红润,皮肤光泽,睫毛闪亮,两只手还紧紧拽着一本书的两个角。

  喜闻放下汤碗,把佟雨嫣的玉指小心翼翼地一根一根从书页上拨开,取出书,安好无损地轻放在她的枕边,便出门而去。

  那本《唐诗宋词》,佟雨嫣是颤抖着双手翻开它的封面的。她看着它的扉页上面写了三个字——“佟雨嫣”。三个字都是钢笔写上去的,字迹潇洒豪气,她已经猜出是何人所为。

  她在书页上轻而柔地摩挲这三个字,不由得全身战栗了一通,眼角涌出发泪水。

  她不敢念出声来,便在心里默默吟唱那些美妙的文字、词藻,体会作者当时的心境。读着读着,她的眼泪像决了堤似的,源源不绝地涌现而出。

  很快到了范旭的生日,这年,他十岁。

  范家上下都忙开了,杀猪宰鸡,高朋满座。虽然范旭不过十岁,但范宗瑞就这一个独儿子,能不为他一年一次的生日庆贺庆贺、热闹热闹吗?

  像往年一样,范旭收到了很多礼物。范宗瑞送他了珍藏的一块漂亮怀表,乔思云去店里找裁缝为他量身定做的一套英气逼人的小西装。佟雨嫣亲手缝制的一个书包,上面还特地绣上了范旭的名字,这深受范宗瑞的欣赏。

  当然了,还有人送留声机的。为了献殷勤,那送礼的人还专门手把手地教范旭使用方法,只是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范旭对这个西洋乐器并不感兴趣,不耐烦地跑到一边玩去了。

  主角一溜,那送礼的人似乎不好下台,范宗瑞见佟雨嫣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个留声机,便说语嫣要是喜欢,便拿去了吧。

  佟雨嫣没想会收到这份大礼,倒有些不知所措了。

  正在这时,顾南烽就推着十层大蛋糕的推车出来了。

  所有礼物当中,范旭自然是最喜欢这份的。他直扑上去,鼻尖正中心擦上了一撮奶油,便伸手要去抹。正巧乔思云不在身边,佟雨嫣便上前拿出一条薄手绢,俯身替他拭去奶油。站直身子时,她正好迎上顾南烽直视的目光。

  范旭乖巧地说了声谢谢二娘。佟雨嫣忍不住摸摸他的脑袋。范宗瑞看见这一派祥和的景象,笑着说道:你们俩看着就像一对亲生母子。

  佟雨嫣有些不安,说老爷可别胡说,让姐姐听到了不好。

  正值乔思云走了过来,听见这番对话,脸上挤出一堆笑容说,有什么不好,大少爷多一个这么疼他的娘,我也打心眼里乐乎着。

  范宗瑞满意地看着乔思云说,不愧是思云,贤淑大度,语嫣啊,你还要多向思云学习。

  晚上,范宗瑞在佟雨嫣的闺房里又提起白天的事说:语嫣,我看你很喜欢小孩子,要不你给我生一个孩子,也好在我忙的时候陪陪你。

  佟雨嫣一听,嗫嚅了几句,就借口叫喜闻沏一壶茶水给老爷醒醒酒,出去了。

  范宗瑞往佟雨嫣的床上一躺,顿觉香气四溢,通泰顺畅,只是后背的触感硬硬的。他翻起身来,把手往铺盖内一探,摸出了一本《唐诗宋词》。他咧开嘴,自言自语说,书房里那么多书,她偏偏喜欢看这种。他把书拿在手里把玩了几个轮回,不自觉地随意翻弄,扉页那三个漂亮的钢笔字,却让他僵住了。

  意外得来的那部崭新的留声机,已经转移到佟雨嫣的房间内了。从早到晚,她不厌其烦地注视着它。她听范旭说这个叫做留声机的西洋物品能够放出音乐,便问他,音乐是什么?

  范旭说,音乐是一种美好的艺术,学校里的老师都是这么说的。说着,他的嘴里就开始哼哼了。她觉得很好听,问那是什么。他说是《梦中的婚礼》,是他听顾先生这么哼过的。

  于是,她竟也低声哼哼了。她闭上眼睛。瞬间,灵魂就像脱离了躯壳,飞出去了似的。她觉得她好像离开了范家的大宅子,正在晴美的浮云中蹁跹,她降落到草地上,又翩然至半空中,在青山流水间沐浴朝露,于彩霞满天的山谷间自由呼吸。

  她心中突然生出几许渴慕,一路疾走来到范宗瑞的书房,他的公事一般都在那里处理。

  四水正在书房前敲门,得到允许,急冲冲地从门口钻了进去。

  佟雨嫣心想,只好下次再来找老爷了,便准备离去。她转过身,却又止住脚步。她听到里面传来“顾南烽”的名字。她定定神,小跑着贴到门上去,头靠在门边,耳朵竖得直直的。她的表情很是惊恐。

  范宗瑞正在问四水,到底怎么回事。

  听四水的语气,似乎是咬牙切齿地回答说,那伙人突然跑进赌场,二话不说就朝大哥身上开了一枪,大哥没有防备,倒了下去。那伙人本来就畏惧大哥的威名,许是想吓唬吓唬大哥才来闹闹事,没料到后果这么严重。看到大哥受了重伤,他们立即开溜。这帮狗崽子,要不是上次大哥得知他们几个都是无父无母的孤儿,宽宏大量饶了他们一命,他们早就死在我的枪口下了。知恩不报,不仁不义。我一定要亲手把他们几个宰了,为大哥报仇。

主办:巴中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版权所有:巴中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巴中市江北大道档案馆5楼  联系电话:0827-5281707  稿件投递邮箱:495009739@qq.com  蜀ICP备140074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