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巴中文艺网 >> 文艺评论 >> 正文

铸就新时代文艺高峰的必由之路

2019年03月21日作者:宋修见 来源:《中国艺术报》 浏览:2843次

  铸就新时代文艺高峰的必由之路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艺的一系列重要论述中的人民观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艺的一系列重要论述体现了非常鲜明的人民观,既与马克思主义文艺观一脉相承,与新文化运动以来特别是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以后形成的“艺术为人民服务”的光荣传统一脉相承,又是站在新时代中国的新高度上,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艺繁荣发展的新要求,有丰富的理论内涵,体现出鲜明的时代特色,具有深刻的现实意义。

  人民观的历史传承

  为全人类求解放,这是马克思主义的根本宗旨;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这是中国共产党的初心和使命。从近现代中国艺术发展历程来看,“艺术为人民服务”是在推动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伟大实践中形成的光荣传统,是马克思主义文艺观中国化的理论与实践的不断创新发展。

  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特别强调艺术的功能和“为什么人服务”的问题。恩格斯早在1844年的《大陆上的运动》一文中就写道:“德国人开始发现,近十年来,在小说的性质方面发生了一个彻底的革命,先前在这类著作中充当主人公的国王和王子,现在却是穷人和受轻视的阶级了,而构成小说内容的,则是这些人的生活和命运、欢乐和痛苦。”

  19世纪中叶,随着列强入侵、国运衰微,中国出现“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面对山河破碎、国破家亡的深重灾难和巨大耻辱,先进知识分子和优秀艺术家不可能置身度外,他们必然要以文艺为旗帜,以笔墨为号角。

  1920年,陈独秀在《新文化运动是什么》一文中写道,欧美各国学校里、社会里、家庭里都充满了美术和音乐的趣味,但中国没有美术,真是最致命的伤。“社会没有美术,所以社会是干枯的,种种东西都没有美术的趣味,所以种种东西都是干枯的,又何从引起人的最高情感?中国这个地方若缺知识,还可以向西方去借,但若缺美术,那便非由这个地方的人自己创造不可。”所以新文化运动中,“文学革命”和“美术革命”的口号提了出来。文学作品中开始集中出现“人力车夫”这一作为受压迫者的典型形象。美术作品中,传统文人画中诸如《携琴访友图》这样充满雅兴的题材开始为《狮吼》与《虎啸》这类具有民族觉醒与奋起隐喻意义的作品所替代,到后来便出现了诸如许幸之的《失业者》和《流民图》这样表现颠沛流离苦难生活的美术作品。艺术家们把目光投向了底层大众。国立北京美术学校首任校长郑锦早年以画仕女图而著称,后来为中国第一本专为农民编写的识字课本《千字文》配了大量插图,以淳朴可爱的劳动者的形象为主,还创作了一位老农牵着一头毛驴郁郁独行的名为《日暮途远》的作品,充满了对苦难人民的深切同情。

  1938年,中国共产党创办的第一所综合性艺术学院——延安鲁迅艺术学院成立,一大批怀抱革命理想的艺术家们聚集在延安宝塔山下,美术系的师生们一手拿画笔与刻刀,一手拿枪,为中华民族解放事业鼓与呼。也就是在这一年,毛泽东在六届六中全会上明确提出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命题,就是要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来解决中国问题。1942年,毛泽东发表了《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针对中国革命的实际任务和中国艺术的实际发展,毛泽东运用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解决当时文艺工作者的立场问题、态度问题、工作对象问题、工作问题和学习问题,旗帜鲜明地提出“文艺为工农兵服务”、“为人民大众服务”,并特别强调“为什么人”的问题,是一个根本的问题、原则的问题。之后,鲁迅艺术学院诞生了古元的《减租会》、彦涵的《豆选》、王式廓的《改造二流子》和力群的《人民代表选举大会》等一大批反映解放区人民生活新气象的并具有鲜明民族形式的20世纪中国经典美术作品。

  报效祖国、追求民族大义,这是近代以来中国先进知识分子在追求民族独立富强的艰难历程中表现出的家国情怀与责任担当,也是马克思主义文艺观中国化的理论与实践始终不渝的根本方向,是一百年来中国优秀艺术家在“以美育代宗教”、以笔墨丹青为时代号角的奋斗历程中形成“关注现实、服务人民”的光荣传统的根本原因。而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艺的一系列重要论述中的人民观,正是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大义来对新时代中国文艺发展方向提出的新要求。

  

 1 2 3 下一页 尾页

主办:巴中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版权所有:巴中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巴中市江北大道档案馆5楼  联系电话:0827-5281707  稿件投递邮箱:495009739@qq.com  蜀ICP备140074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