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巴中文艺网 >> 文艺评论 >> 正文

少儿长篇小说《王坪往事》带给我们的创作启示

2014年08月14日作者:阳云 浏览:5068次

  拿到《王坪往事》之书,以为是一本纪实性的回忆录,原来这是一部少儿长篇小说,很意外,还是一部写川陕苏区的红军题材小说,而且是写特定地域通江王坪的事。当我翻开书看著作者简介:张品成,男,1957年生于湖南浏阳,江西师范大学毕业,现为海口市作家协会主席,著名作家。作者既非老红军,也非巴蜀人,连工作也与巴中相距得“天涯海角”,平地一声惊雷,书就咋出版发行了呢,在巴中文艺圈子里,连一点信息都没透出。

  花了两个晚上的时间,以比较认真的态度较为仔细地拜读完《王坪往事》,我在想,一个外地人能把巴中的红军题材小说写成啥样?有点怀疑,就用审视的眼光打量这位“新生儿”。

  小说是讲故事的,《王坪往事》是讲川陕苏区创建过程中一群巴山少年成长故事,剃头的胡小坎,学裁缝的谢模理,打铁的张乐生,做木工的苏瓜儿,人人都身怀技艺,加上烈士遗孤凌照照,从国军里俘虏过来的小号手蓝都朱,再搭上个哈儿(智障)烂袄。也许人物不多,但有些特点,谢模理是个瘫子,苏瓜儿是独眼龙。就这么一帮少年在红军来后,接触了红军,了解红军,最终加入了红军,先后来到了王坪这个特殊的地方,用他们一技之长做事,或做力所能及的事。

  与他们相联系的人物首长、党代表、徐敬乾、医官马洪、贩卖部的洪中生、厨子唐发儿、织布的潘婆、錾字队的彭石匠、担架队的刘志高、没有名字的伤员。这些人物也不多,故事就在孩子与在王坪各方面所谓的大人联在一起。

  小说没有写惊天动地的战事,没有血腥惨烈的场面。那些发生在川陕苏区大小战事,重要事件都只是简约地附带提了下。

  小说在写什么?在写生活,写日子,写一帮少年所做所想所思的事,他们的事不大,不是拿枪,拼刺刀,轰轰烈烈的事。他们是红军也不是,是战士也不是,但王坪这地方需要,什样的人都需要,一座战争中的后方总医院。但他们毕竟是孩子,他们在捞白手帕有意逗哭凌照照,他们驱蝉变成打靶,显摆自己等等,成为小孩子的游戏。他们彼此关照,互相帮助,比如想治好谢裁缝的瘫病,烂袄儿的哈样等。

  《王坪往事》是一部小说,关于川陕苏区的红军题材的小说,应该说是一部纯文本意义上的小说。我不能评价这部小说在艺术上有多大的成功,但它可读,能有一气读下去的引力。它没有复杂的故事情节,没有尖锐的矛盾冲突,没有起伏跌宕的悬念,没有大奸大恶的人物,它只有是讲了一些关于这些小孩子的故事,一个一个,日常的,非重大的故事,但真实,真切,有向上的力量,有冶炼出的精神,有崇高的境界,有信仰、期待和梦想。它是属于所谓很正的东西,绝对主旋律的作品,却又不是直白的说教文,而是故事书。

  前面说这么多,其实最终我想说的是这部小说带给我的启发,或者说让我感到的惭愧。就是红色题材的文艺创作在我有限的阅读和信息掌握范围,用小说的形式,特别是长篇小说见之甚少,在巴中,可以这样说还没出现。

  巴中是川陕苏区的首府,全国第二大苏区,有12万人参加红军,牺牲了4万多人。这里有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总政治部旧址纪念馆、通江红军石刻标语群、川陕革命根据地红军烈士陵园、川陕苏区将帅碑林、刘伯坚烈士纪念馆、巴山游击队纪念馆等全国重点红色纪念地、经典景区,大家对此都耳熟能详。我们熟知这块土地的历史,到处都是红色遗迹,到处都流传着红军故事,然而依托红色题材创作的文艺作品却少之又少,对于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文艺家们来说无疑是个提醒,我们拥有丰富的红色资料,守候的是红色题材创作资料的富矿,却没有创作出有影响的文艺作品来。

  客观地说,红色题材的文艺作品创作是一件不容易的事,过去,我们仅仅停留在散文、诗歌等的写作上,相对于题材的重大,作品却显得非常的浅,分量也很轻。社会需要厚重的作品,需要感人的艺术形象,让人记得住,传播得开,影响得了。那么,我们针对红色题材,特别是特定区域的川陕苏区红色历史,能不能推出一批作品,从《王坪往事》中获得题材开挖的灵感?让《王坪往事》成为打开创作红色主题作品素材库的钥匙?我们把关注的目光、关切的视点投向“川陕苏区”多个维度,大事小事、前方后方、男人女人、大人小孩、国军土匪、躲红与逃红、投降与叛变、进攻与撤退、阳谋与诡计、贪污与腐败、肃反与冤杀、生产与打仗……,从哪一个角度进入创作选题或许都有无限的可能。

  检视我们红色题材作品少之又少的原因,我想大概有以下一些原因吧,有红色题材创作的畏难情绪,头脑中框框条条太多,概念化的意识重,信仰主义呀之类,只想着高大全,只想着赞歌,制约了对题材的选材;只想着战争,只想着那些场面,而忽视了对于个体人的关注,对于个体人的人性深入细致的体悟;只想着部队,就忘了群众,只看到胜利,就回避失败, 只看见走在前面的人,而忽视了背后的绝大多数人,脑壳里只非红即白,或非白即红,中间缺过渡色。

  今天,我们读《王坪往事》,既要读出我们创作中的不足,也要读来我们创作中的自信与豪情,拓展题材选取空间,讲好红军故事、红色故事、巴中故事。或许我们的红色题材创作将有一个大的突破。

主办:巴中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版权所有:巴中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巴中市江北大道档案馆5楼  联系电话:0827-5281707  稿件投递邮箱:495009739@qq.com  蜀ICP备14007415号